扫一扫关注我们

家乡的老桑树

365体育在线手机版:2017-06-15  浏览次数:2587

    小时候,我家后门前有一棵老桑树。

    曾几何时,我想写点只言片语,回忆从前。或许是年岁渐长的缘故吧,渐渐的开始怀念过去。然而,我不知何从下笔。那时的人、景、情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可每次坐在桌前,伏于案上想写点什么的时候,总感觉思绪万千,斑驳陆离,甚至连篇名都取不好。就以家门前的老桑树为题吧,最令我魂牵梦绕的,始终非它莫属。

    在外出求学之前,我家是住在河边的。河岸里边,是广袤无垠的田野。在我出生的那年,爷爷亲手种下了一棵桑树。它一直伴随着我,从咿呀学语到长大成人。桑树比我长的快,不待几年,就已势可参天了。每年的仲春时节,它早已枝繁叶茂,遮天蔽日。远远望去,婉如一顶碧绿的华盖矗立在争奇斗艳的群芳之间,挺拔伟岸而又宁静淡然。孩童们倚在粗壮而龟裂的树干上假寐,轻歌,或在浓密的树荫下无忧无虑的追逐嬉戏。此时的老桑树像一位言语不多、和蔼可亲的老人,用慈祥的目光端详着我们,笑意盈盈,爱意融融。

    春天的乡野是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随处可见的是姹紫嫣红,郁郁葱葱;随处可闻的是芳香四溢,沁人心脾。贪玩的孩童们追蜂逐蝶嬉笑玩闹,或藏于巷口,或隐于花间。等到被抓住时,朝他们身上轻嗅一下,夹杂着泥土芬芳的乡野气息弥漫四周,温暖、香甜。现在的孩子们,拥有种类繁多琳琅满目的玩具和零食,但他们并不比从前的我们更快乐。那时的孩子们虽然物质匮乏,却可以玩出多种多样风格各异的游戏。无桑不成野,无蚕不话桑。对于乡下的孩童们来说,养蚕是不可或缺的趣事之一。他们会将采来的肥大嫩绿的桑叶轻轻铺在自制的精致小纸盒里,再小心翼翼放上蚕卵。细心呵护,焦急等待,期盼着蚕宝宝早日长大,结茧抽丝。如同初为人父人母的年轻人对待自己尚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一样,满怀浓浓的爱意与温情。然而,春蚕到死丝方尽,等到那天到来时,他们也会恋恋不舍,满脸的失落与忧伤,并期待着明年的春天赶快到来。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夏天。老桑树下,孩童们三五成群,欢声笑语,如同游玩在童话乐园般流连忘返。桑葚熟了,顽皮的孩子们像树林里跳跃的小猴子一样爬上枝头,摘食那可口异常、甜美多汁而又颜色炫目的桑葚。即使撑到肚子像个小西瓜,也依然手在动,嘴不停。他们争先恐后的攀爬,肆无忌惮的吞咽。手指浸红了,嘴唇染紫了。这一切,直到现在还是让我心驰神往。那宛如钻石般晶莹的紫红桑葚,悬挂于如同翡翠般温润的碧绿桑叶之间,在落日余晖的泼洒下,形成了一副美不胜收的田园归晚图。在图画的另一角,田间的秧苗茁壮而青翠。农人们驱着水牛耕田犁地,在斜阳晚照中,依旧会热火朝天的耕耘着。勤劳朴实的他们,挥洒着汗水,播种着希望。田边花丛里,陌上枝头间,虫鸣鸟啼,让人沉醉不知归路。

    乡野的美景,又岂能观之一隅呢?攀桑远眺,目光所及之处,余霞散成绮,澄河静如练。波光潋滟的裕溪河面上,艄公悠然自得不紧不慢地摇动双桨,渡人去城里赶集做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论风和日丽、雨雪冰霜,这始终是河面上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等到端午时节,仲夏之际,有时还会看到数年一遇的龙舟竞渡的壮观场景。望河里,百舸争流,千帆竞发,犹如千军万马驰骋厮杀于疆场;观河岸,人声鼎沸,摇旗呐喊,似有山崩地裂之势,惊得几只沙鸥野鹭在河边垂柳下低翔、徘徊。人与自然,是那样的和谐。湛蓝的天,洁白的云,清澈的水,敦厚的人,自由自在的飞鸟鱼虫,交相辉映,怡然自得。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观。

    回忆的思绪被再度拉回,时光的摄影机将画面定格在河边的垂柳上。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四明狂客的大作,用在此处最恰当不过了。贺老前辈可能不会想到,一千多年后的孩童们放学后,连家庭作业都会抛之脑后,跳上柳树,折下枝条,编草帽,扮作八路军打鬼子。也有的孩童会折下粗壮一点的枝干,制成屠龙刀,倚天剑,创门派,立山头,举办武林大会,推选武林盟主,江湖险恶,快意恩仇。只是不知,长大以后有几人能成为侠之大者,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或许,都湮没在这欲海沉浮、人心不古的酱缸里了吧?

    后来,人间四月芳菲尽。漫天飞舞的柳絮如纷纷扬扬的雪花洒落人间,却也无需伤感。正如韩愈诗中所写: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是呀,伤春尚且感叹莲花怒放呢。热情奔放的炎炎夏日,自是风景这边独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池塘里,蛙声处,不可计数的青叶红花,或铺于水面,或傲立池间。时而拂过一缕清风,引得池塘深处沙沙作响。想那瑶池仙境,也不过如此吧!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野小子们摘下荷叶,做成斗笠蓑衣,着于身上,一派古代隐士的风范。俏姑娘们也会悄悄的摘几多荷花,或藏于荷包,或把玩手上。人与花相映,情与景相牵……

    人生,走过了春与夏,来到了秋与冬,悄然不觉。不畏将来易,不念过往难。那就暂停于今日吧。未来的秋冬时序,自然会别有一番景致,需要渐入中年的我们去观,去思,去写。那一副绚丽多姿的乡野秋冬图,尚在酝酿中,正待挥毫时。放翁诗云:勿言牛老行苦迟,我今八十耕犹力。畜尚如此,况人乎?编一首诗,算是跟往事干杯吧!

     啼鸟催耕绕青秧,

     朝霞蔽日艄公忙。

     端午偶看龙舟渡,

     小满皆食陌上桑。

     邻家绿柳织箬笠,

     池间青莲作衣裳。

     儿童放学又归晚,

     田家好景处处藏。

       明天,我做了一个如飞花般轻盈的梦,在梦里我读到了一首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艾老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你呢?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安徽富煌钢构股份有限公司)

 

分享到: